<listing id="tbdl9"></listing>

    <i id="tbdl9"><address id="tbdl9"></address></i>

          首頁 > 專欄 > 正文

          傅濤:重新定義環境產業——在水業戰略論壇中尋找答案

          時間: 2022-05-27 10:35

          來源: 中國水網

          作者: 傅濤

          近日,2021年度(第十九屆)水業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揭曉。在直播中,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、研究院院長,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產學研中心主任傅濤以“重新定義環境產業——在水業戰略論壇中尋找答案”為主題分享了當前背景下的行業大勢。E20特精選傅濤演講部分,以供行業同仁參考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2022是個特殊的年份,諸多的不確定性,讓我們看不清中國經濟發展的未來,疫情之下,各行各業都有著很多的迷茫。

          我們環境產業也處在這樣一種困惑之中,不僅民營企業迷茫,國有領跑企業也同樣有很多困惑。

          過去20年,中國環境產業是一個充滿激情、充滿陽光、充滿希望的產業,大家一直有高昂的奮斗精神,但現在好像突然之間失去了方向。

          作為陪伴環境產業成長22年的縱深平臺,我們E20一直與行業共成長,一直在思考和研究產業的未來方向。

          我們已經連續十九年發布,水業十大影響力企業榜單,就是希望與領跑者企業,也就是十大影響力企業一起,共同回顧過去的這一年,更重要的是一起探尋和看清未來的產業方向。

          為什么行業會出現方向性的迷茫和困惑呢?可以從內外兩個方面來看。

          從內因來說,環境治理服務這種粗放型擴張的模式碰到了天花板。在市場空間上,沒有過去那么多的、那么純粹的、末端環境治理項目釋放了。

          這也說明當前的自然環境、社會環境也比原來改善了很多,這既是我們的成績與欣慰,但也是挑戰與約束,他切斷了原來粗放式發展的路徑。

          從外部來說,受到了持續的疫情和復雜的國際局勢的影響。

          疫情改變了很多人、很多產業的社會關系。我們每年春季舉行的水業戰略論壇也受到了影響,多次延期,這是第二次,在線上舉辦水業十大影響力企業的頒獎儀式。而國際格局的變化,也在影響我們的供應鏈,影響我們的全球化市場和交易。

          總結一下,用政策和資本作為核心變量,驅動產業增長的模式走不通了。以前,我們的商業模式是非常清楚的,無論是投資運營還是提供技術服務、設備裝備服務,核心的主變量是資本,是線性影響的,無論是曲線還是直線,一目了然。只要資金充足,就能擴大規模,否則就下滑。

          中國環境產業的發展,以這種粗放型模式走過了20多年,這20年是充滿信心和希望的、快速發展的、火熱的20年。

          但是,現在市場正在發生變化,往哪個方向變呢?原來簡單的商業結構,正在變得復雜化、系統化,需要在產業生態系統中,尋求內生優化的力量。

          產業生態系統的優化是我們的出路。這個產業生態可以分為幾個層次:

          一是涉水設施內的優化,我們正在做的雙百跨越行動、尋找和打造標桿污水廠、建立高質量的六化標準,就是在用精細化和智能化提高效率,從單元設施里挖掘潛力;

          二是外部環境的優化,包括低碳制約的疊加,包括支付體系、監管體系、金融體系的支撐;

          第三個層面是與社會生態系統的循環優化。環境產業發展不再是簡單的模式復制、規模放大,而是要在我們的系統,與其他非水務的生態系統之間進行耦合,實現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要理解環境產業與產業生態循環的密切關系,需要理解經濟發展的邏輯。

          以前中國經濟通過改革開放,尋求融入國際大循環,規則是別人的;到前幾年以內循環為主發展外循環,再到現在貫通發展國內大市場。大市場就是要提高國內循環的通量和層次,打通循環的制約節點。

          環境領域作為經濟和物質循環的末端,在這個變革面前,是首當其沖的,我們是建立國內的資源大循環的核心組成。這就促使我們必須在產業生態、社會生態、自然生態中間,尋找循環產生的優化增量。這也為環境產業的未來發展指引了大方向。

          大循環、大市場是生態文明的一個重要特征。

          過去的粗放型增長已經不可持續了,現在已經進入到生態文明之下的生態循環模式,這也是我們在《兩山經濟》所論述的重要價值規律之一。

          與過去不同,現在的生態循環指的不是原始社會、農業社會的小農經濟生態,它本質上是個高層次的社會生態系統。

          工業文明把簡單的東西不斷重復,追求規模、追求集約,而生態文明更看重連接與轉化?!熬G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,強調的是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的關系,論述的是,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等制約條件的一致性關系。因此,從創造價值上來說,未來在連接轉化關系上的著力,將會遠遠大于對簡單規模放大的著力。

          為什么這么說呢?我們現在的社會生態、商業生態是基于工業化、城市化、信息化高度發展基礎上,所建立的生態循環。

          這個生態循環之下的環境產業特征是什么呢?環境產業既有他的專業性和專注性,這種專業性體現在末端治理。但是,環境產業的延展性,造成了其邊界的模糊性。

          單一目標和系統最優是交織在一起、混合在一起的。系統最優更講究長遠利益和全局利益,但如何把長遠利益和全局利益定格在當下、在當下變現,這是一個需要認真研究和回答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其實,生態系統是一張萬物互聯的網,哪里才是真正的價值交易入口?這也是商業關注的難點。

          既然我們和社會連接在了一起,那么如何發現和體現商業價值?商業價值又由哪個環節來定義?鏈條中的商業與公益又是如何設定?

          環保原來是公益事業、是社會公共服務的核心,政府是責任主體。產業化、市場化之后,政府開始進行面向社會采購服務,我們的環境企業將污染治理接了過來,由此將環保公益事業,重新定義成為了環境保護的商業行為、產業行為。

          從生態循環的視角來看,有很多這種介于商業和公益之間的行為。比如現在的疫情防控,核酸檢測是公益還是商業?如果是商業,是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的,如果是公益,就是一種社會福利。

          12

          編輯: 趙凡

          • 微信
          • QQ
          • 騰訊微博
          • 新浪微博

          網友評論 人參與 | 條評論

          傅濤

          E20環境平臺董事長 、首席合伙人 ;E20研究院院長;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 ;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產學研中心主任;北京大學環境學院E20聯合研究院院長;北京大學環境校友聯合會執行會長;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; 中廣核環保產業有限公司董事。

          曾經負責建設部、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、世界銀行、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的多項水業改革的政策研究。著有《兩山經濟》 、《城市水業改革的十二個問題》、《城市水業改革案例與實踐》、《市場化進程中的城市水業》等專著。


          作者新文章

          作者熱文排行

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0-2020 http://www.win2kpoweruser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      中國固廢網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全部免费毛片在线大全|国产网红主播视频福利首页|天天干天天天天干天天的中文|视频浏览黄色网站靠逼
          <listing id="tbdl9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<i id="tbdl9"><address id="tbdl9"></address></i>